当前位置: 首页 > 逛逛 > 正文

琼瑶写的是爱情吗?不,是面包啊

2021年8月9日刊 | 总第2591期完整内容请点击视频观看欢迎收看这一期的四味毒叔,我是赛人。以前我们小的时候,琼瑶的小说非常盛行。作为文学青年的我,是逢书必看,本着这个开卷有益的目的,琼瑶的书也看了很多。但几乎是没有一本书,会给我留下一个特别深

欢迎收看这一期的四味毒叔,我是赛人。

以前我们小的时候,琼瑶的小说非常盛行。作为文学青年的我,是逢书必看,本着这个开卷有益的目的,琼瑶的书也看了很多。但几乎是没有一本书,会给我留下一个特别深刻的,或者说是美好的印象。

只有一本还可以,《六个梦》里面的最后一个梦——《流亡曲》。它讲的是一个逃难的士兵和一个逃难的女孩之间的爱情,他们几乎没有说什么动人的话,也没有什么定下终身的举动。但我觉得这是琼瑶的所有的爱情小说里最接近爱情的本质的。

在我看来,爱情的本质,就是在一些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。


琼瑶写的是爱情吗?不,是面包啊(图2)

我经常开玩笑,看琼瑶的小说,我总感觉琼瑶像不会谈恋爱。她的小说中有一种桥段,我特别的反感:经常是有一个男孩子有意或者无意中犯错,要向一个女孩子去解释时,女孩说,我不听。

我就很不理解,为什么一个人向你解释,你不听呢?那不听的结果是什么呢?从生活上来看,那就是让你和这个人的关系一直保持在一个糟糕的状态下,而不想改良。


琼瑶写的是爱情吗?不,是面包啊(图3)

爱情是要一步步往前走的,应该从甜蜜到平淡,从平淡然后到从容的阶段。也许在从容之后,还会生发出另外一种甜蜜出来,这是好的爱情方式,或者是好的伴侣的相处方式。

而琼瑶对这个东西好像特别不感冒。从剧作法的角度来讲,她是故意、甚至非常粗暴、野蛮地制造冲突。假如有时候,男方确实没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,他今天没有来赴约、没有来吃饭,或者今天没有给女孩子送礼物,可能有一个非常充足的理由,但这个女孩子她不听。幸好,生活啊比琼瑶的小说要美好得多,我觉得生活中的女孩子还是愿意听男孩子解释的。

黄舒骏有一句很好的歌词:假如你骗我一生,那何尝不是一种真诚?

谈恋爱的人要有什么,心要大一点、要宽一点。假如你对对方太严格,眼里揉不得沙的话,这个爱情根本长久不了。

琼瑶小说中还有一点,我也觉得非常的匪夷所思。某一个男孩喜欢上一个女孩,父母不同意。原因是男方很穷,养不起她。我觉得当时那个年代还好理解,那个时候的女孩生活没有什么经济来源,男的没钱,讨老婆是很麻烦的事情。

琼瑶经常会表现女方仍然是不谙世事、天真倔强,仍然要跟男方好,女方的父母就把女方就关在一个屋子里面。这个时候男方会给她写信,可想而知,这个信就被父母给扣住了,男方就会想当然地理解,女方不爱我、不要我了、不理我了。他就不会再采取任何行动了,感情就这么无疾而终了。


琼瑶写的是爱情吗?不,是面包啊(图4)

但是我又想问,生活是这样吗?我很庆幸,生活永远比琼瑶小说中的世界要美好。我生活中的男孩子是会是什么样子呢?他会骑着自行车、赶着马车、坐着公交汽车、打了出租,来到女孩家的门口,喊着女孩的名字,喊到出来为止。琼瑶永远不会写一个男孩子去敲门,在楼下狂喊,你来到这就会知道女方什么态度,那么女方也知道男方就在她的楼下呀,他就在我的面前。

男孩想你不给我回信我就不去找你了,爱情生活当中有这样笨蛋吗?他到底爱不爱这个女孩呢?连这个考验都承受不了?这不荒唐吗?


琼瑶写的是爱情吗?不,是面包啊(图5)

想想看,琼瑶应该是从来没谈过恋爱的人,才会写出这样的爱情。

刚才前面那个话题,我想延伸一点就是说,其实琼瑶的很多小说都提到的一个重要的东西,就是物质,经济基础。在《六个梦》里面有这样的故事,一个女孩子爱上了一个穷艺术家,父母不同意,她非要结婚。后来她跟那个艺术家在一起的时候,由于艺术家经济状况不太好,这个女孩子后悔了。

她认为是物质大于精神的。爱情的神妙的地方在哪?爱情神妙就在于它精神是能够战胜物质,这不是浪漫,这是现实,这既是现实,它也是浪漫。精神能够战胜物质,两个人连这点都过不了,那还谈屁呀?

当年我们说,女孩子的择偶观代表了一个社会的风向。按成婚比率来讲,是富人容易结婚呢?还是穷人容易结婚呢?大家肯定认为,富人拥有很好的物质条件,肯定更容易结婚。其实大家都说这句话,没有钱就不能结婚。他有钱就能结婚吗?有钱就愿意结婚吗?社会调查表现,这个富人结婚的比例要远远低于穷人。

多么吊诡的社会现实。我们仔细看看我们周围,那些农民也进城的农民工,还有各类蓝领,他们早早就结婚了,从容而自信的步入了婚姻的殿堂。而那些小白领们,还耍着单呢,他们的钱其实比前面的几个阶层要多得多呀,他们更能够获得财富自由。但他们还耍着单,还在抱怨自己没有钱,那些从来不考虑钱的人,更容易结婚。这是多么有意思的现象。

我不否认,按照马克思的观点来讲的话,婚姻是经济的产物,是经济协作的产物,是要有一定的经济基础才能够结婚。但什么叫经济基础呢?一百万叫经济基础,一万也叫经济基础。但我觉得比经济基础更重要的话,还是你的心理基础,你有了这个心理基础,你愿意跟一个人在一起,这个才是婚姻的前提。其他的东西都可以去创造,房子可以创造,票子可以创造,车子照样也可以去创造。

他们不相信这样的一个人是有创造性的,不相信男方有创造性,不相信女方有创造性,也不相信我们自己在一起能够迎来一个更美好的时光。而仅仅局限于当下、眼前,不光是当前,步履之蹒跚,让人觉得不知如何是好。

相较而言,爱情甚至比那些车子、房子、票子还容易保值一点。我们美好的生活一次又一次证明了这一点,但大家就是看不到这一点,我们的影视工作者也看不到这一点,大家要多想想这个问题。

所以我们今天看到《你的婚礼》里面,章若楠和许光汉饰演的情侣,他们之所以不能够在一起,仅仅就是因为许光汉不能够继续成为一个游泳健将。我不认为许光汉为了救这个女孩负了伤,而让女方抱有遗憾是他们的这个感情破产的这样的决定性因素。

想想看,假如许光汉他没有当成游泳教练之后,他能从事别的行当,能干的风生水起的话,按照电影的逻辑来看,它仍然是稳定的,所以他还是在强调物质的重要性。

所以说中国电影不会拍爱情。原因很简单,创作者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爱情存在,那他怎么能够拍得好呢?你不相信它,还要假装歌颂它赞美它,这不是捏着鼻子骗眼睛吗?


琼瑶写的是爱情吗?不,是面包啊(图7)

我经常说,中国拍的爱情电影是哑巴跟聋子说,瞎子他看见了爱情。

我记得我有一次跟刘若英做一个关于电影《后来的我们 》的对谈节目,这个电影讲的是北漂青年的生活。

刘若英是一个很温和、态度很好的人,她一直是和颜悦色的在和我交流。我觉得刘若英老师讲北漂生活特别凄苦,而中国很多电影讲北漂的生活,都讲得特别凄苦。我就跟她说,我第一天到北京就吃香的喝辣的,从来没住过一天地下室,从来没有感受过一丝一毫的经济上给我带来的困扰。我说刘若英你怎么不拍我这些人啊?为什么非要拍那个苦苦兮兮的北漂呢?

其实我们在稍微扯的是北漂。为什么要扯到北漂这东西呢?你再看看电影里这些北漂的人,我觉得他们都不是真正吃苦的人,他拍的是那些爱诉苦的人。

吃苦和爱诉苦的是两种人。北漂有那么苦吗?有苦就回去呗。其实很多人,假如说你一个人真的没有能力、没有意志力,那在北京很苦,你回老家也一样会很苦的。你在老家就能过得好吗?不一定的,天下皆苦。

但一般的人还是有能力和有意志力的,他能够克服的。年轻人他就是吃苦的时候,难道他老了再吃苦?等他走不动路了?既看不懂路也走不动路的时候他去吃苦,那样势必过于的辛苦了。

《后来的我们》中,周冬雨和井柏然饰演的角色,他们的分开,仍然也是因为经济上的这个原因造成的。拍他们两个人住在简陋的合租房里的那些快乐,都是白拍的吗?那个快乐有作用吗?这份快乐在感情里面好像没有起到根本性的作用,他们好像都等不及自己的经济状况好转,对自己能够创造一个好的经济环境也没有信心。


琼瑶写的是爱情吗?不,是面包啊(图8)

其实就一句话,我认为谈恋爱是要跟一个具体的人在谈恋爱,而不是跟一个物件在谈恋爱。

很多人其实变相地还是把人物化了,但他们自己并没有意识到。我经常讲,很多人是爱上了善良、爱上了美丽。但是我们想一想看,生活中有无数人给你打了这样的耳光,善良和善良的人其实是两回事。

也许善良的人他不爱洗脚了,也许一个善良的人他打呼噜了,也许善良的人爱放屁呢?善良的人比善良要复杂的多,一个美丽的人也是一样的。我们要跟一个复杂的人交往,所以我认为谈恋爱的人不能有童心、不能太单纯,要丰富、要容纳、要接受,才能够去谈恋爱。你不是跟一个概念在谈恋爱。

什么叫物化?就是跟概念在谈恋爱。一个美丽的人、一个善良的人,这都叫概念。我们是跟一个清晰的、具体的、有血有肉的人谈恋爱,这是多么简单的事实啊,但大家全部忽略了。

那些狗屁不通的心灵鸡汤也忽视了这个问题。很早以前,我们就应该强调人的丰富度的。我们其实很容易就会欣赏那些有着优秀品质的人,比如勇敢的人、有担当的人。勇敢、担当、宽容的男性,温柔的、贤淑的、脾气好的女性。但这些状况,我认为都要称之为优点,我们每个人爱上这些优点,每一个男人或者女人,他们想象中的对象可能都是这样的。

但实际交往当中,也不仅仅是跟这些优点打交道,还有一些其他的一些状况。他有时候忘带钥匙了,或者说有强迫症,每次出门时要看看门关没关上,每天要去摸自己钥匙在不在身上,有人是受不了这些缺点的。

当你和一个人恋爱,除了优点之外,你还会跟他的其他的一些特点发生关系、建立联系。所以我总结的话,就是说,大家多想想,人的优点其实都是用来享受的。缺点它才是用来去爱的。

不光是中国人,全世界人谈恋爱都有一样的症结:表面上说,我们渴望爱情,实际上不是渴望爱情,我们仅仅是渴望被爱,当你从被爱的罗网里挣脱出来,你才能获得到真正的爱情。

今天节目就到这儿了,谢谢大家。


【文/铁皮小鼓】

由媒体人李星文创办的影视行业垂直媒体。我们的四项媒体主张:坚持原创,咬定采访,革新文体,民间立场。


上一篇: “谢大脚”,请你慢些走 下一篇:对“三个重大”题材电视剧创作,朱咏雷提出这些要求
返回顶部